习王体制还是后后习王体制?党国二号王岐山被巧妙安插

习王体制还是后后习王体制?党国二号王岐山被巧妙安插

王岐山当选国家副主席后,“习王体制”成为舆论焦点。时事评论人士胡平表示,这标誌习王体制正式出台,开创近四十年先例。时事评论员崔士方则认为,现在是“后习王体制”时期,王岐山将再度转换角色,由“打虎掌柜”变成“经济、外交猛人”。文昭表示,习王合作的关键问题是两人的思路是否一直能保持一致。

时事评论人士胡平3月20日接受自由亚洲专访时表示,五年前,习近平和李克强双接班,人们按照先前的江朱体制和胡温体制的说法,称之为习李体制。但人们很快就发现,没有什幺习李体制,李克强这个国务院总理的地位远远比不上先前的朱镕基和温家宝;倒是政治局常委名列第六的王岐山更重要,俨然习王体制。

王岐山当选国家副主席,必将是中共建政以来权力最大的副主席。因此我们可以说,习王体制正式出台。

王岐山当上国家副主席,这事很不寻常。在十九大,王岐山裸退,成为一介平民一名普通党员。这次却再度出山,当上国家副主席。像王岐山这样裸退后又被返聘,最近四十年间是没有先例的。

时事评论员崔士方20日表示,中共十八大,外界预期中的“习李体制”意外的被“习王体制”取代。王岐山当选国家副主席后,现在进入“后习王体制”时期。

与“习王体制”比较,“后习王体制”至少有两个特点:

其一,是习王之间的天平,已大大向习近平这边倾斜。

在“名”的层面,习思想以冠名方式写入宪法、取消国家主席连任限制,令习近平“势大涨”。在“实”的层面,中共政治局里习家军人头涌动、军改确立习的“枪杆子”威权,又令习近平“权攀顶”。而无论怎样,现在的王岐山已变成一名中共普通党员,国家副主席的能量大小都要拜习近平赋权多少而定。

过去的“习王堪比肩”变成了差距明显的“习大王小”。

其二,习王面对的内外部环境都出现了很大的变化,从“内忧为主”变成了“内忧外患”。

所谓“内忧”,指的是作为习的政治对头江泽民的势力和国内经济、金融危机。在习王联手打虎之下,大量江家马仔被关进了虎笼,政治局七常委中,江家勉强还有一个韩正留存,但已基本成不了气候。

崔士方认为,在“后习王体制”时期,王岐山将再度转换角色,由“打虎掌柜”变成“经济、外交猛人”。

其中不变的,只有一样,就是王岐山的“救火队长”底色。

胡平表示,因为作为副主席,王岐山并没有任何固定的权力,他的权力完全来自主席习近平的委託,给你多少就是多少,不给就没有了。只要习近平不高兴了不委託了,王岐山就什幺权力都没有了,所以王岐山不可能对习近平本人构成挑战。

时事评论员文昭3月17日表示,从去年围绕王岐山的爆料被炒热以来一直有个说法,说王岐山功高震主、有不臣之心、有可能成党内野心家等等。

文昭指出,习近平不会感到王岐山是他的挑战,除非王岐山想染指军权;或像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那样,控制公安、武警这种准军事力量,而王岐山显然没有想幺做。王岐山只要不介入重要的人事任免,没有明确搞自己的派系,那幺习王的合作关係就能维持

文昭表示,当需要解决的问题足够重要、足够尖锐、又足够紧迫的时候两人的思路是否一直能保持一致确实尚需观察。副主席这个职位是一事一任,那习近平觉得合作不下去了,不给王岐山派活就行了;让他像李源潮一样打酱油就行了。

胡平:党国“二号”,王岐山被巧妙安插

胡平3月20日在美国之音访谈节目中说,至于如何调整党、国之间的关係,王岐山可以列席常委会,就是号称的第八号常委。实际上,他将是中国的第二号权势人物。他发挥作用的方式有两个方面,一是他作为国家副主席,按照宪法将代行主席部分职权。如果主席赋予的权力越多,他的权力就越大,反之也相同。我们可以想像,习近平将委託给王大量的事务,使他成为中共建政以来权力最大的副主席。

二是党务方面,他可以列席常委会议。他虽然没有表决权,但是人们都心知肚明,王的意见代表习的意思;他可能起到一言九鼎的作用。我们看到,习近平担任很多小组的组长,却没有三头六臂,组员们也起不到很多作用,反而是王岐山可能将是实际的掌控人。

当年的江青就是这样的情况,职位虽然不高,但是身份特殊,具有最高代表性。表面看,王的权力延伸没有违反党内的规章制度,实际则是起到二号人物的作用。

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